欢迎光临!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留言反馈
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新闻 > 文章内容
站内搜索:
综合新闻
为了大地的丰收———中化贵州院开阳深部磷矿勘探侧记
作者:本报记者 张 立 发布时间:2017-07-31 19:17 来源:

 

       

      

      图为陈毓川院士到野外现场指导工作

 

  “贵州开阳发现特大磷矿”,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日前播发的一则不算太长的消息,成为国土资源行业和农业部门的热门话题。
  探明磷矿矿石量8.01亿吨,P2O5平均品位33.47%,这样的数字令人振奋,这样的成果让人激动。因为磷矿是重要的战略资源,是制造磷肥的重要原料,而化肥对我国粮食增产的贡献率超过50%,这样的发现无疑为中国要践行“自己养活自己”的承诺增加了最为重要的砝码。

    丰收的渴望

    “无农不稳,无粮则乱”,是陈云同志为告诫全党、全国要高度重视农业、农村、农民问题和粮食问题所作的具有深远意义的科学论断。
    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人的人口大国,吃饭问题必须靠自己解决。做到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这是中央多次强调的经济工作重点任务。公开资料显示,我国粮食安全目前面临很大的压力,尤其是进口压力很大。中国要践行“自己养活自己”的承诺日益困难。
    18亿亩耕地红线屡屡被提及,饮食健康对农药的使用要求越来越严格,化肥对中国粮食增产的作用愈发明显。
    中国磷矿资源位居世界第二位,但“丰而不富”,品位不高,探明具有经济价值的磷矿石仅有40多亿吨,平均P2O5含量仅为23%,且正以每年1亿吨的惊人速度下降。国土资源部早已将磷矿列为2010年后不能满足国民经济发展需要的20个矿种之一。
    一直以来,中化地矿人以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为己任,不断发现用于化肥制造的矿产资源。2006年,在全国粮食生产开启举世瞩目的12连增起步初期,中化地质矿山总局贵州地质勘查院把目光聚焦到贵州开阳。
    “此前开阳磷矿就是国内最大的富磷矿,这次探明磷矿石资源总量相当于再造了两个开阳磷矿,而且全是高品位的富矿。”院党委书记王槐山说。
    “我们的成果为开磷集团可持续发展提供了资源保证,已有50余年历史的开阳磷矿一定可以成为百年矿山。”副院长刘传宝表示。

    聚焦开阳

    1959年3月15日,《人民日报》刊登《三阳开泰》一文后,开阳磷矿和云南昆阳磷矿、湖北襄阳磷矿一起享有“三阳开泰”的美誉,“中国磷都”的美誉由此相伴开阳。
    开磷矿区属于国家规划矿区,具有磷矿资源储量大、品位高、有害杂质少等特点,是国内唯一不经选矿就可用于直接生产高浓度磷复肥的优质原料。
    勘查区地处云贵高原东部,区内地形崎岖,总体地势南高北低,东高西低,区内相对高度200—400米,最大高差876.4米。
多彩贵州,典型的喀斯特地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星罗棋布的瀑布、峡谷、溶洞,是旅游者的天堂,但对地质勘探者来说却是难以逾越的困境。
    地形起伏的快速变化,长距离的“之”字形公路,随处可见的崩塌和滑落,乘坐马力强劲的越野车从息烽县城东部到勘查区核心区也要1小时以上,野外勘探的难度可见一斑。

    探索之路

    因为野外勘探已经全部完工,昔日繁忙的勘探场景已不复存在,当时开辟出的施工便道已经绿茵如毯。登高远眺,映入记者眼帘的只有秀美的山川和茂密的植被。
    被央视记者誉为“只做不说的中化人”留存的文字总结和影像资料极其有限,而且普遍不太愿意表述工作中的艰苦和困难,我们只能从评审报告书和他们的言谈中感悟当时的状况。
    2001年,开磷集团提出了用三个五年时间实现销售收入达到100亿元,把开磷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大型企业集团的目标。在第一个五年,开磷集团高浓度磷复肥年生产能力从10万吨增加到100万吨。保有资源储量急剧下降,巨大的生产能力,提高磷矿资源的保障程度,让开磷集团对接续资源的需求达到了十分迫切的关头。
    历史的机遇留给了中化贵州院,因为贵州院脱胎于上世纪50年代开阳磷矿的地质科,因为贵州院完成了开阳磷矿六个矿段的绝大部分勘探工作,因为双方几十年的合作形成的工作默契。
    2006年,开磷集团委托贵州院开展贵州开阳洋水矿区深部磷矿找矿研究工作。2007年4月国土资源部批准核发了“贵州开阳磷矿洋水矿区东翼深部勘查”许可证。
    “项目开始时,我们只是认为洋水矿区东翼深部资源赋存条件比较理想,没有想到有8亿吨的资源量,当普查阶段设计的14个孔施工到第8个时,我们感到前景比较理想,‘三边’工作和攻深找盲工作开始加速。” 贵州院副总工程师杨光亮回忆当时的情况时仍十分兴奋。
    2010年12月提交普查报告后,巨大的资源量引起了国土资源行业和管理部门的重视,中国地质学会“2011年度十大地质找矿成果”奖,中国国际矿业大会 “2013年度最佳勘查奖”等一大批奖项纷至沓来。
    项目的成果也引起了国内相关专家的重视,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中国水文地质专家钱学溥等一批专家和学者也来到项目工地,为项目部提供指导意见和建议。
    国土资源部评审意见书显示:项目自2007年开始野外工作,到2017年初完成全部工作,工作时间近10年,先后开展了普查—详查—勘探三个阶段。
    根据汇总计算,贵州省开阳磷矿洋水矿区东翼深部项目钻探工程共40多万米,施工354孔,基本分析样4801件。
    据杨光亮介绍,项目开动钻机最多时达34台,项目组人数最多时也只有十几个人,除去其他地质工作,每个人都要负责好几台钻机,特别是在编录、测斜、测井温的过程中要不断地往返于多台钻机,工作量确实很大。
    十年磨一剑,一朝显锋芒。8亿吨富磷矿的发现直接让中国富磷矿的探明储量提高了50%。在贡献大磷矿的同时,中化贵州院也收获了不错的经济效益。
    杨光亮说:“开磷集团非常重视勘查项目的进展,在经费使用上优先给予支持,这一方面是他们对接续资源的渴望,另一方面也是对我们工程进度和质量的认可。”
    王槐山指出:“在目前市场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下,我们始终坚持为企业做好服务工作,保证我们的质量,不为蝇头小利而偷工减料,也不随意增加工作量来提高工作经费,始终站在企业的角度思考问题,达到最佳的勘查效益,这也是矿山企业一直以来都把我院当作非常值得信任的合作伙伴的秘诀。”
    贵州院纪委书记葛金国表示:“我们院领导班子成员与云南院、广西院交叉任职,院里的许多决策是在路上、车上、项目上进行的,这样做使我们实现了决策的高效率,把握住了许多市场机会,也为这项大工程的顺利实施提供了保障。”

    别样年华

    工程结束后,项目部的小伙子随即投身到其他项目中,记者在办公楼里只见到了做扫尾工作的三个年轻人和从其他项目上临时回来座谈的个别领导。
    高万龙,2008年参加工作以来就在开阳项目工作。“在野外工作了几年,终于回到了梦寐以求的贵阳,却有一个多月没睡好觉,因为我们已经过惯了山野的寂静和孤独,一时还没能适应城市的喧闹和嘈杂。”
    和高万龙一样,令狐勇也是毕业后就来到了项目部。说起野外生活,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冬天,由于持续阴雨,路面湿滑结冰,不能到十几公里外的市场买菜,连续吃了一个月的洋芋和白菜,把房东老乡家全部的越冬储备都吃光了。”
    已工作5年的彭启丙感叹道,在项目的这几年,最奢侈的一次娱乐活动是到十几公里外的镇子上打了一场篮球。平时野外作业回来,晚上还要加班加点整理数据,很少有时间搞娱乐活动。
    10年前野外地质填图的经历让刘传宝仍然记忆犹新:“我们有的路不是走,而是钻,是爬,山头灌木丛林密布,时常会在山上遇到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窘境,让人感到好无助,有时一整天的野外工作下来,晚上回来晚了饭都不想吃倒头就睡。”
    在勘查核心区半山腰一块百余平方米的平地上,我们见到了ZK802孔的封孔桩。指着从更高地方下到钻场的施工便道,杨光亮介绍说,当时这个钻机的设备是拆解后先用皮卡车沿村道运上山,再由挖施工便道的挖掘机转运一段,最后几十米基本就靠肩扛手抬了。这还不算最难的,当年施工水文孔做抽水试验时,给体形硕大的水文钻机在控制范围内找一块钻场是让他最“恼火”的。
    正在这时,杨光亮的手机响了,中化局刚刚组建的一个微信群里发来了地调总院在内蒙古高原施工的照片。杨光亮既羡慕又嫉妒,那么平整的钻场,你们在天堂勘探啊,看看我们的。随手一拍,一张照片在群里引起了一片赞叹:多彩贵州,爽爽的贵阳,你们如在人间仙境啊。
    其实,无论是广袤的蒙古高原,还是风光如画的喀斯特地貌,野外工作的条件都很艰苦,对方的工作条件大家也都彼此了解,互相羡慕赞叹只是源于野外地质人的乐观精神。返回贵阳的路上,记者对司机师傅石文伟的驾驶技术表示钦佩,不善言谈的石师傅表示,这不是什么高技术的活,十来年了,这里的每一个坎,每一道弯,都记在心里了,操控起来都习惯了。

    永在征途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用占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这是我国农业部门引以为豪的事,这中间,离不开中化局的贡献。
    丰收仍然缺粮。根据国务院《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到2030年,中国人口将增加到14.5亿人左右。有关专家推测,按目前的粮食产量,届时将有2亿吨的粮食缺口,而去年世界粮食贸易量只有3亿吨左右,进口压力较大。
    粮食增产的预期也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在经历了连续十二年的持续增长后,2016年全国粮食总产量首次出现负增长。
    美国前国家安全助理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中也表示,“粮食和能源,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的软肋。粮食依赖进口将给中国经济资源造成紧张,也使中国更容易受到外部压力的打击。”
    如何破解上述多重难题,如何使中国避免粮食这根软肋遭受打击,如何为国家化学工业提供优质的矿藏,中化地矿人一直在思考,一直在努力。
    在咨询贵州院的后续项目时,王槐山表示,此次勘探工作区处于洋水背斜东翼深部,根据构造理论和磷矿成矿机制,背斜西翼也应该有磷矿赋存,虽然成矿条件不如东侧,但根据已有资料判断,发现一个大中型矿山的希望很大,我们已做好相关筹备工作。
    今年7月28日,是中化局65周年局庆。贵州院的勘探成绩无疑是给中化局成立65周年送上了一份厚礼。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随着背斜西翼神秘面纱的揭开,中化地矿人一定会为我们带来另一次惊喜!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国务院国资委协会网
主办单位:中国医药新闻信息协会 版权所有 © 2011-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QQ: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义街5号广益大厦B409室 邮编:100053 电话:010-62210168(传真)  京ICP备11038414号-1